18+小说合集41 Videos

ETI7FuTU0AUTKuC
0

【兒子的青春記事】(第五卷-第七卷 全文完)

兒子的青春記事 第五卷 正三觀 第一章 做了個決定 “emmmm ,就是教咱兒子懂得性這事兒,我想來想去,不知道這個教法行還 是不行,幫我參謀參謀唄。” “說吧。” “這麼著……” 就這樣,嘰裏咕嚕的我就跟老方把教孩子的思想底線和行為底線給禿嚕了, 丈夫老方停了,思來想去,想來思去的,再看了看我一絲不掛帶著期待的小眼神, 眼裏的火焰也是越來越盛。得,我好像又惹火了自家男神了……
ET7GDiDU4AASLMe
0

【兒子的青春記事】(第三卷-第四卷)

第三卷 涼拌?第一章 有點吃驚 很吃驚麼? 是很吃驚,連我自己都被這樣的想法嚇了一跳。丈夫常年在外跑業務,換句 話說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學業上的教育有著學校管著,家裏隻能給予一些輔助 ;生活上的教育可以說大部分隻能由家庭裏來進行,更別說孩子的心理教育、性 教育等等等等也都隻能是家庭裏給予教育。 而這方麵也是社會大環境所致。 真是……說不出的無奈。
ESzGoWcUUAY07dR
0

【兒子的青春記事】(第一卷-第二卷)

兒子的青春記事(第一卷- 第二卷) 簡要提綱 一、小說名稱:兒子的青春記事 二、小說類型:現代 三、小說風格:平實 四、所在年代:現代 五、地理環境:平行宇宙 六、人物設定姓名:鄭媜 性別:女 身份:才女 年齡:出場年齡37-38 歲左右,全篇結束時大約有44歲左右 性格:溫婉且很有耐心,堅定很有主見,生活上是個外圓內方的女人。 外貌特徵:語言風格:溫和,在兒子眼中卻很有威嚴。
ESzGo3yUUAA_1_p
0

【姐姐的婚前調教】 (完)

「聽說你要結婚了?」 從浴室出來,姐姐用浴巾簡單地裹住身體,帶著一身惱人的水汽,氣勢洶洶 地橫在電腦桌前。 「是。忘了和你說。」 我隻顧著屏幕上的CFD 數據,並沒有在意她的情緒不太正常。眾所周知,女 人的情緒一向跟著潮汐走;按周期算,這幾天親戚又要上門了。
ESzGneSUYAADz6k
0

【我的性奴是老師】1-9

(01)不小心買了個老師 「為什麽會這樣?」林天站在客廳裏,略顯癡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切,腦中一 片空白。 今天是周日,自己隻不過是打開了一個快遞送來的木箱而已,卻被眼前的一 幕徹底的震住了! 再沒有比這更讓他覺得詭異的場景了!在木箱裏,赫然坐著一個年輕靚麗的 女子,她渾身上下一絲不掛,雙腿呈M字向外分開,雙臂好似被帶了手銬一樣,
ESzGmM1U4AQMePR
0

血雨沁芳 6-9

血雨沁芳 第六章 玉斝滿斟情未已 再見麵時,灰衣掌櫃霍鋒的臉色變得難看了不少,也沒了上次戲謔調侃的餘 裕,帶著一個纖弱秀美的少女進來坐下,就重重歎了口氣。 那少女盈盈一拜,滿身縞素看上去分外惹人生憐,嗓音也似出穀黃鶯,脆甜 悅耳,倒更像江南水鄉出身,“奴婢楚添香,見過葉公子。” 葉飄零道:“你參加了藍家的喪儀?” “是。我本也覺得不妥,景麟卻說,此後要守孝三年,不得成婚,便趕在喪 儀前為我強樹了一個外室的說法。我既然成了藍家的妾,這喪儀,想不去也不行。”
ESvpXvQVAAAZHEW
0

血雨沁芳 1-5

第一章 臥虎山莊 “二小姐,二小姐,雲繡布莊的藍少掌櫃新送了兩箱上好的緞子,大小姐請 您過去挑……”脆生生說著推門進屋,模樣清秀的小丫鬟就沒大沒小地叉腰嘟起 了紅紅的小嘴,“二小姐,今兒下著雨,您就歇息一日不成嗎?回頭胳膊腿兒都 練粗啦,藍少掌櫃退親可怎麼辦呐。” 屋中桌椅都被挪開到四邊,當中一個玲瓏纖秀的身影正手持兩柄鋒銳短劍, 若舞似武,練得靈動迅捷,頗有幾分老辣。
ESvb8OfUEAEB3n7
0

【梁山女俠傳】1-7

第1回:高太尉尋釁報前仇,王教頭懼禍走他鄉 逃出東京 且說東京幫閑的高俅,因得皇帝抬舉,做了殿帥府太尉。遂選揀吉日良辰,去殿帥府裏到任。所有一應合屬公吏衙將,都軍監軍,馬步人等,盡來參拜。高殿帥一一點過,於內隻欠一名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此人半月之前已遞有病狀在官,還不曾入衙門管事。高殿帥大怒,喝道:“胡說!既有手本呈來,卻不是那廝抗拒官府,搪塞下官!此人即係推病在家,快與我拿來。”隨即差人到王進家來,捉拿王進。 這王進才二十餘歲,卻無妻子,隻有一個母親。王母從小溺愛王進,一直與他同睡,王父也勸她不得。王父死時王進才十二歲。他生得儀表堂堂,不好讀書,隻喜歡練武
ES-q3hZU4AAwjGi
0

【我和嶽母的亂倫生活】 (1-6)

1-6 我的嶽母今年52歲,也就從國企中提前退休了,人長的一般,平時也不是 經常化妝,跟普通中年婦女一樣,隻是平時的接觸才發現,她的手不知為何跟二 十多歲的少女一般嫩。 都有時候去嶽母家的時候,我經常拿她的手開玩笑說,“就這手不看人還以 為是年青小姑娘呢。” 嶽母也經常打趣說,“那你把我當小姑娘不就可以了?”然後都是一笑而過。
ES-q2qRU0AAxUMT
0

【懺悔(夫妻沉淪)】(11-18)

第十一章 王明癱軟的坐在沙發上,剛才已經在被梨姿的糾纏中灌了許多酒,頭有些昏 昏的,可眼睛卻一直盯在洗手間那邊。 「妻子已經在裏麵很久了還沒出來,霸哥會在裏麵對她做什麼呢?一向保守 的妻子,難道真的在廁所和他做愛?」王明腦子裏麵不停的想著這些問題,同時 腦海裏也浮現一幅幅畫麵,伴隨著酒精的作用和梨姿的挑逗下麵早已高高翹起。 但另一種嫉妒也在升起,惠穎平時和自己做愛時連燈都不開,身為丈夫的自 己從來也沒享受到這樣的待遇。可她居然和霸哥在廁所裏做,對於這樣的事他心 裏有點難以接受。
ES-q1w6U8AEAFMX
0

【懺悔(夫妻沉淪)】(1-10)

第一章 王明和周惠穎結婚已經5年了,丈夫王明今天32歲個子瘦高瘦高的看起來 比較文弱在是個公司的小文員。妻子周惠穎28歲,正如她的名字一樣是一個非 常賢惠漂亮的妻子。雖然丈夫的收入不多,在妻子的精心打理下,小兩口的日子 過得非常幸福。 周惠穎是一個標準的東方美的女性,1、63的身高高挑的大腿更顯得身材 非常勻稱。一對豐滿柔軟的乳房體現出這個28歲少婦的豐腴。他們在結婚的第 2年就生出了他們愛情的結晶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女兒,本來他們是一對別人非常 羨慕幸福美滿的小夫妻,但由於丈夫的渴望另類刺激的過失,導致了無法挽回的 局麵。
ESpYgF8U0AA5BAE
0

【東歐小國】(1-6)

(1) 娜托斯自古至今都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寧靜小城,即使經過連年的發展,真正 本土出生的居民仍然不過五十萬. 但據統計,娜托斯每年的遊客量竟達數千萬人 次,城內各大小酒店沒有一天不是擠得水泄不通。這小國既不臨大海,也無值得 一提的美景,雖然至少山青水秀,但這麼多遊客慕名而來的目的早已人所共知, 就是當地的美女。 娜托斯盛產美女乃世界聞名,而且當地政府對於性工作行業持非常支持的態 度。因為性工作行業而帶來的遊客收益,使得這個隻有75萬人的小城,人均GDP 達到歐洲前五,實在使人驚嘆. 今集,我們會先採訪性工作行業的各個方麵,讓 大家對這個國家的運作一窺究竟。
ESoqc36UcAIYxy4
0

【蛇吻】(1-8)完結 作者:角先生

第一章 烏蘭巴托的夜 嗚!長長的綠皮火車發出一聲悠長的汽笛聲,緩緩在烏蘭巴托站停下。 列車員打開車門放下踏板,一位健碩的青年提著巨大的行李箱一個跨步踏上了月台。車廂外寒冷的空氣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不由自主地裹緊了大衣。 這時從車廂裏衝出一個紅色身影一把抱住了青年,”淳,到了北京一定要給我電話。”說的是個身材高挑的俄羅斯女郎。 趙淳趕緊放下箱子轉過身拉開大衣包裹住了女郎,”親愛的,我到北京一定會聯係你……外麵冷,趕緊回車廂。”一口流利的俄羅斯語。 兩人一個長長的舌吻,稍後女郎又狠狠地在他的脖子上咬了口,才依依不舍地回了車廂。 趙淳揮手道別,等火車出了站台,才全然沒有風度地衝進了車站內,凍死了。
ES56ge3U8AAc70u
0

【逆風少年】(1-8)作者:角先生

【逆風少年】(第一章 出獄) 作者:角先生 寫在前麵:筆者是母子文的忠實擁躉,但近來網上綠母文當道,看得異常難受。筆者認為女主可以出牆或被欺淩,但為何都把男主描寫成旁觀者、失敗者?不應該是一怒而上血濺三尺嗎?不應該奮發圖強把女主奪回嗎? 生活已經壓力很大,看肉文完全是為了意淫、放鬆,為什麼還要來找難受呢?不懂NTR們的快樂。 所以筆者決定雙開這篇《逆風少年》。 PS,現在筆者在追的,最喜歡的母子文是《風雨裏的罌粟花》、《枕上餘香》,希望作者君加油,不要太監。 以下正文:

【騎士的征途?】12-14

第十二章 我想看 當月光如往常一般散落在小山村之中, 僅穿著一條短褲躺在原本屬於陽與水蓮父母房間中那張大床上的黑魯現在很愜意,或者說非常的愜意。 盡管因為體內被水蓮打傷的天使鬥氣與自己的暗魔法相互侵伐,而將自己體內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魔力全部消耗殆盡,但看著床邊那錯將自己誤認成她的未婚夫,正一臉擔憂,盡心盡力照顧自己的艾蕾,黑魯就覺得一切都值了。 帕羅啊帕羅,當年追殺老子那麼久,還害的老子做了那麼久的魔獸,你死了,這本賬老子現在就讓你這個未婚妻好好替你還上來! “啊~” 心裏這般想著的黑魯,已經趁著床邊的艾蕾再次將一顆葡萄送到自己嘴邊的空檔,張嘴將葡萄吃進去的同時,把艾蕾那兩根白皙的手指也一起含在了嘴裏,舌頭帶著葡萄的果肉劃過艾蕾那明顯一顫的手指,放肆的吸吮起來。 “帕羅” 雖然多年不見,但今日在屋內當艾蕾看到自己本以為已經喪命的未婚夫突然出現,重傷倒地,全身都沒辦法動彈的躺在自己麵前的時候,艾蕾的心中就已經明白,雖然這些年心中有些怨氣,但自己心中倒地還是愛著自己未婚夫的,而之後知道自己未婚夫這些年不是不找自己,而是被封印在這偏僻的小山村之後,艾蕾心中對自己未婚夫最後的那一點疙瘩與不滿也是迎刃而解。 所以現在雖然手指被自己未婚夫這樣輕薄的含住,但床前眼中早已經滿是對自己未婚夫濃濃情意的艾蕾,在嗔怪的喊了一句的同時,已經羞紅著那美麗的俏臉,任由黑魯的大手帶著自己的性感的身子,順從的躺在了床上。 “嗯,嗚嗚” 眼看艾蕾沒有什麼抗拒的躺在自己懷裏,黑魯雖然心中竊喜,但麵上卻仍然是一副深情的樣子,鬆口嘴裏艾蕾的那兩根手指,吻在了艾蕾那紅潤的嘴唇上麵,將自己嘴裏那已經混雜了不知道多少口水的果肉送到艾蕾嘴裏的同時,一隻作惡的大手已經趁機從那纖細的腰肢滑了下去,在艾蕾還沉浸在唇間炙熱的親吻之時,黑魯的大手已經隔著薄薄的魔法師長袍,按在了艾蕾那挺翹的臀丘上麵。 被心愛的未婚夫擁吻在懷裏的艾蕾,在嘴裏男人那猶如果肉般甜膩的舌吻下,早已經嬌羞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雙手無措的搭在黑魯胸口上,張著自己的小嘴,任由黑魯將自己嘴裏的香津貪婪的刮走,吞咽。 隻覺得全身又熱又軟,完全沉浸在自己未婚夫舌吻與愛意下的艾蕾,又哪裏發現黑魯那原本搭在自己腰間的大手,已經隔著衣服揉捏起了自己挺翹的臀瓣! 隻是渴望著吃掉艾蕾那美麗傲人身子的黑魯,又哪裏會僅僅止步於此,趁著艾蕾此刻情迷的功夫,一隻手摸著艾蕾臀丘的同時,另一隻手也是輕輕的拉起一隻艾蕾那魔法師長袍下原本並在一起的白皙長腿,架在自己腰上。 “艾蕾!” “嗯?” “我愛你!” 架起艾蕾長腿的黑魯,手上卻並不急著更近一步,老練的他隻是暫時分開嘴上正與艾蕾吻在一起的雙唇,然後這才在假裝深情的對著麵前雙眼迷離的艾蕾告白,再次吻下去的同時,將自己蓄謀已久的大手,隔著魔法師長袍,滑進了艾蕾那因為被拉起一條腿,而空出來的腿間羞人地方。 直到被黑魯隔著衣服摸在自己那敏感的肉縫上麵,那股又酥又癢的感覺從下身傳來,艾蕾才發現,一條腿被黑魯架在腰上的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以這樣一個羞恥的姿勢,躺在了自己未婚夫的懷裏。 隻是當察覺了這一切,羞紅臉的艾蕾打算收回自己被黑魯架在腰間的長腿時候,早有準備的黑魯卻已經死死的拉住了那條想要掙紮的美腿,用力用自己舌頭伸向艾蕾口腔深處的同時,原本按在艾蕾腿間的大手,也轉著圈揉了起來。 “嗚嗚嗯” 將黑魯誤認為是自己未婚夫,而已經跌入了黑魯的情欲陷阱,渾身酥軟,甚至已經忘了呼吸的艾蕾,在黑魯的舌頭與大手那老練的攻勢下,又哪裏還會想著反抗。 雙手緊緊的抱著麵前自己未婚夫的艾蕾自己都沒有發現,在黑魯的挑逗下。自己那敏感而豐腴下身,已經開始不自覺的跟著黑魯的大手搖動起來,甚至艾蕾都不知道,在黑魯的手向後抽離的時候,自己竟然會主動的將自己挺翹的臀瓣向後撅起,去貼緊黑魯那隻作惡的大手! “嗚嗚嗯!呼,帕,帕羅,呼呼,嗯,別” 陷入黑魯的情欲陷阱的艾蕾,直到被黑魯親吻到感覺已經快要窒息時,才想起來用手輕拍自己未婚夫那寬闊的胸膛,戀戀不舍的分開了被未婚妻親吻的雙唇,邊深情的看著自己未婚夫,邊大口的喘息著。 隻是在黑魯戲謔的目光下,現在靠在黑魯懷裏滿臉通紅的艾蕾雖然言語間抗拒著,但下身卻反而更加用力的貼緊黑魯那隻作惡的大手,好像真的怕黑魯聽了她的話將手移開一樣。 “艾蕾,你知道嗎,這些年我真的好怕,我怕自己就這樣死去,我怕我自己以後再也見不到你!” “帕羅!” “艾蕾,當我從封印裏出來,發現已經十幾年過去的時候,我真的控製不住的恐懼,那一刻我,我甚至都不敢去找你,我怕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嫁給了其他人,我是不是很沒用。” “不,帕羅,你永遠是艾蕾心中的英雄!艾蕾永遠是你的!” 根本就不知道黑魯借著自己未婚夫的身軀重生的艾蕾,又哪裏知道眼前未婚夫這一通深情的告白。隻不過是黑魯早就編好的一番甜言蜜語。 把黑魯錯認為是自己未婚夫的艾蕾,也是顧不上心中的羞意,大膽告白的同時,緊緊的抱住麵前自己所深愛的男人。 “艾蕾,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看看你的身子嘛,我知道這可能很過分,但是我真的怕了,我怕我以後再也見,嗚” “不準你在胡說,帕羅!艾蕾的一切都是你的!” 伸手堵在黑魯的嘴上,盡管眼前未婚夫的提議讓艾蕾嬌羞不已。但不想拒絕未婚夫心裏意願的艾蕾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艾蕾,我愛你,可是我現在這個身子,你能不能自己…” “你,你別說了,我知道!” 知道未婚夫想讓自己做什麼的艾蕾盡管已經下定了決心,可是麵色羞紅的她又哪裏肯讓未婚夫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心裏羞急的她也是第一時間打斷了未婚夫的話。 哼哼,上鉤了! 看著艾蕾從床上坐起身子,麵色羞紅的將自己的靴襪脫在床邊的黑魯,心中也是得意的大笑起來,隻是心中雖然得意,不過生怕艾蕾看出點什麼的他也不敢太過放肆,臉上仍然是一副深情的看著床邊正打算脫去身上魔法師長袍的艾蕾。 “艾蕾,你能不能上來,我想看著你脫” “你,你別說話” 盡管被未婚夫的話弄得臉色大羞,但不忍心拒絕自己未婚夫的艾蕾還是重新回到床上。在床上黑魯火熱的目光下,跪在黑魯的腿間,害羞的將自己美麗的俏臉低在胸前,一粒粒解著自己身上魔法師長袍的衣服扣子。 隨著艾蕾身上那件魔法師長袍被一點點脫下,看著艾蕾被魔法師長袍緊緊包裹的身子下那精致的鎖骨,以及那雙渾圓飽滿,胸罩都遮不住的大片白膩乳肉,躺在床上的黑魯眼睛裏的欲火也是越來越火熱起來。 帕羅啊帕羅,我都不知道現在是不是該謝謝你了!你這未婚妻的身子還真是極品啊! “這,這樣可以了嗎?” 看著麵前低下頭不敢看自己,雙手捂在胸前,交疊著雙腿,裸露著自己那性感的身子,全身上下僅剩一套銀白色內衣褲的艾蕾那副嬌羞模樣,貪婪的黑魯卻哪裏會覺得滿足。 “我還想看艾蕾的奶子和逼” “你,你閉嘴,不許你在說話了!” “啊?怎麼了?艾蕾你的臉怎麼這麼白,是我哪裏說錯了嗎?可是我聽酒館裏都這麼叫啊” “我,我沒事,你,你別說了” 聽著未婚夫嘴裏那粗鄙的話,原本臉上通紅的艾蕾卻像是被奶子與逼這些詞語刺激到一般。臉上突然慘白了下去,但身為魔法師精神力出眾的黑魯還是發現,艾蕾那剛剛被自己一番挑逗已經有些濕潤的肉縫間,包著的銀白色三角內褲上,肉眼可見的又濕潤一小塊。 果然,麻鼠沒騙自己! […]

【騎士的征途?】09-11

第九章 神奇的液體 身上,好奇怪! 看著自己用體內鬥氣構築的金色屏障外,黑魯那越加放肆的淫笑, 屏障內已經完全癱軟在莉莉艾懷中的水蓮隻覺得自己的胸口越來越脹,越來 越癢,任憑自己的雙手如何大力的在自己的乳肉上搓揉,都沒有辦法緩解一點點 胸口處那令自己崩潰的感覺! 「水蓮,如果身上難受的話,可以求黑魯大人幫幫你啊!」 「啊!莉,莉莉艾姐姐,別!」 或許是因為下身肉穴邊上,自己的兩片陰唇突然被身後莉莉艾的手指掰開, 讓自己肉穴中早已經沾滿淫液的軟肉更加直接的暴露在身體外微涼的空氣之中。 在不知道是在自己肉穴上那詭異浮現的黑環作用下,又或者是在莉莉艾那靠 在自己耳邊,充滿誘惑力的勸導之下,被莉莉艾抱在懷裏的水蓮雖然嘴上依舊還 在拒絕著,可是心裏那原本堅實的防線,卻已經在她還沒有察覺下,產生了一絲 又一絲細小的裂痕。 如果,可以被他的手捏一下的話! 如果,可以被他的手指插進來的話! 看著屏障外黑魯舉在空中,那冒著詭異黑光的手。水蓮的心中也是突然無端 的冒出了想要被黑魯的大手侵犯的衝動。 「小妞,要不要我幫你啊?哈哈」 「你,啊啊,你!」 有心想要怒斥麵前的黑魯幾句,可是在胸前與下身雙重刺激下,癱軟在莉莉 艾懷中的水蓮嘴裏「你」了半天,卻還是什麼也沒罵出來。 「好了,小妞,撤掉你的屏障!」 在暗中試了幾次發現沒有辦法突破屏障之後,眼饞麵前水蓮那幾乎唾手可得 身子的黑魯也是心急了起來,言語之間,眼中也是再度亮起淡淡的紅光,又一次 用上了剛剛暗算過水蓮一次的低階精神魔法,迷魂術! 可是當黑魯的迷魂術在自己腦海中凝聚的精神波動向著癱在莉莉艾懷裏的水 蓮籠罩過去的時候,卻意外的被水蓮鬥氣所凝聚的金色壁障彈散了開去,好 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屏障內的水蓮。 「可惡!」 眼見自己的迷魂術被屏障阻隔,在看看麵前堅實的屏障,與屏障內全身還被 金光所覆蓋看不到內容的水蓮,思來想去也沒有想到辦法破去屏障,氣急敗壞的 黑魯也隻能無奈的盤腿坐在地板上麵,一邊慢慢冥想恢複起自己的魔力,一邊用 契約的力量控製著莉莉艾來繼續控製住麵前的水蓮。 「媽的,隻能等那個小妞鬥氣消耗光了,真晦氣」 …… 「啊!莉莉,莉莉艾姐姐!啊啊啊!」 不說屏障外已經垂頭喪氣的黑魯,在水蓮鬥氣所凝聚的屏障裏麵,腦海中收 到黑魯契約命令的莉莉艾已經趁著懷裏的水蓮情迷意亂之際,將水蓮放倒在了地 上。 跪在水蓮那雙金色的鬥氣光翼上的同時,壓在水蓮身上的莉莉艾已經掰開了 水蓮那雙,足有身子一多半高的長腿,俯下身子,張開小嘴,吸在了水蓮那被金 光所包裹著的肉穴上麵! 「啊啊啊!」 不止胸口的麻癢,下身更是被自己一向敬愛的莉莉艾姐姐一口吸住的水蓮, 現在隻覺得自己的身子裏有一股發自骨髓,說不出原因的難受與渴望,泥濘不堪 的肉穴中明明有一股拖墜落感,卻偏偏好像差點什麼一樣。無法發泄出來。 快被身子裏那難受的感覺折磨發瘋的水蓮,徒勞的將自己癱在地板上的那雙 纖細的長腿一次又一次無規律的扭動著,任由自己赤裸在黑魯麵前的那兩隻小腳 上那一顆顆白嫩的腳趾在半空中收緊與張開。 而此刻被黑魯的契約所控製,喪失了全部心智的莉莉艾就好像傳聞中隻知道 性愛的魅魔一般,整個人趴在水蓮身上。張開小嘴吸吮著水蓮已經滿是愛液的穴 肉同時,雙手也是把自己下身的短裙拉至腰間,扭動著自己那被淺金色毛發所覆 蓋的肉穴,坐在了正因為身上不住傳來的刺激,而放聲呻吟的水蓮臉上。 […]

【騎士的征途?】5-8

第五章 被魔法控製的莉莉艾 “啊啊啊,黑,黑魯大人,莉莉艾身上好奇怪,啊啊” 房間內,依舊昏迷的陽躺著的小床邊上,隨著身後的黑魯挺著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半精靈少女的身子裏瘋狂的抽插,一頭金發的莉莉艾也正吃力的用自己纖細的雙手勉強撐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情人所躺著的小床邊上。 隨著黑魯胯下肉棒在少女被淡綠色光輝所籠罩的肉穴中一次次衝擊,莉莉艾的麵上也在浮現出一副似是痛苦又似乎是快樂的表情。 “啊啊啊!” 隨著莉莉艾突然高亢起來的呻吟聲,少女絕美臉龐的額頭位置,也是突然浮現出一塊黑色的契約紋路,與此同時,少女下身金色毛發處那正含著男人肉棒的肉穴裏麵,突然大股大股彌漫著自然氣息的淡綠色光芒順著身後男人在自己肉穴中不斷進出的肉棒,融入到了身後男人的身體裏麵。 不愧是那柄魔弓的後代啊!就算沒有繼承王族血脈,但是身子裏蘊含的自然元素,隻怕比一般的精靈都要強上許多吧! 昨天才剛剛在莉莉艾的力量下轉生成功的黑魯,現在正依靠著兩人之間的契約力量,大力的吸取著半精靈少女身上的那股精靈一族天生大自然所賦予的力量。 嗚!隨著莉莉艾身上自然力量不斷湧入自己的身體,黑魯也是覺得自己的靈魂與這具肉體更加的貼合起來,而靈魂上剛剛差點被溫莉絲那一箭徹底撕碎的創傷,也是一點一點的恢複起來。 還真是撿到寶貝了! “啊?!” 在少女的驚呼中,欣喜於自己被幸運女神眷顧的黑魯一把將莉莉艾翻倒在床上。再度撲上來的同時,那張大嘴,也是吸在了少女那挺翹的乳峰上麵。 “啊啊啊,莉莉艾要死了!啊啊,黑魯大人!” 尖耳上不斷泛著黑氣的鐵環,胸前柔軟乳肉上的酥麻感,以及下身肉穴裏麵那被黑魯肉棒填滿時那股滿足感所伴隨的,全身的力量好像被吸取過去的剝離感! 這讓昨天之前連接吻都沒有過的莉莉艾哪裏經受的住! 連番刺激之下,莉莉艾白皙的身子已經不斷的痙攣起來,無處安放的雙手不知不覺間死死的掐著被子中昏迷不醒陽的雙腿,那雙被黑魯架在肩上的白皙長腿也是完全繃直起來。 可是偏偏! 因為麵前的黑魯沉溺與莉莉艾身上這醇厚的自然能量,渴望更多的自然能量這樣緩緩的輸入自己的體內,來為自己治療剛剛被溫莉絲一箭所重傷的靈魂,所以在兩人之間那暗魔法所構成的契約紐帶之下,身子上的快感已經積累到快要外溢的莉莉艾,隻能不斷的高聲浪叫,不斷的繃直自己美麗的身子,卻遲遲無法迎接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黑,黑魯大人!啊!啊啊!莉莉艾要死了啊!” 直到還在不斷索取著莉莉艾身上能量的黑魯,聽到身下莉莉艾那靈魂已經接近崩潰的哭喊聲的時候,才驚覺過來如果在這樣索取下去,隻怕身下這個絕美的少女,在以後成為自己優秀的女奴之前,就會先被自己操死在床上。 “啊啊啊!” 被黑魯放開靈魂上那暗元素所組成的契約束縛之後,莉莉艾隻覺得身子裏好像有什麼開關被打開了一樣,隨著黑魯在自己肉穴中同樣加快速度抽插起來的肉棒,身子不斷的繃直幾下之後,伴隨著一聲高亢的呻吟,迎來了這漫長又煎熬的,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嗯! 在莉莉艾那因為高潮而突然繃緊的肉穴中無比舒爽的有抽插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後,趴在莉莉艾身上的黑魯也是將自己滾燙的精液發泄在了莉莉艾那才被破掉貞潔的處女穴道深處。 剛剛被溫莉絲一箭所傷,心中仇恨的黑魯看著床上軟綿綿躺在昏迷不醒陽的兩腿之間,與剛剛那冷傲的溫莉絲有著幾分相似的絕美麵容,現在正雙眼微閉,張著那張性感的小嘴不住的喘息,相似的絕美麵容上還殘留著那抹高潮後的那抹潮紅,攤開的雙手任由自己白皙的身子與那還有著男人齒痕的挺翹乳房和混著男人精液的肉穴暴露在空氣之中的莉莉艾,胯下那才射完精液軟下去的肉棒,竟然再度有了一股挺立起來的衝動。 “爬過去,喂給他吃!” 心中對溫莉絲的怨恨,卻無法報複的黑魯,看著身下莉莉艾那與溫莉絲有些相似的麵孔,卻是突然眼睛一亮,暗暗放開了一絲暗元素契約對莉莉艾靈魂的限製之後,這才指使著眼前美麗的少女,將自己那沾著男人精液與自己淫液的肉穴,喂給自己深愛的情人去吃。 “不!魔鬼!你這個魔鬼!不要,不要,求你!求求你!黑魯大人!啊!” 被黑魯放開了契約中對自己思想束縛的莉莉艾還來不及仇恨麵前這個奪去自己守護多年,打算獻給自己深愛情人的少女貞潔的黑魯,就已經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子已經不受控製的自己從床上爬了起來,在黑魯興奮的目光下,挺著自己赤裸的身子,如黑魯所吩咐的,爬到了床頭,蹲在了自己深愛著的情人臉上。 “快點!” 看著相貌與溫莉絲有幾分相似,現在赤裸著身子滿臉悲哀與屈辱的蹲在床頭,流著眼淚哭求著自己的莉莉艾,黑魯就仿佛看到了剛剛重傷自己的溫莉絲也這樣屈辱的赤裸著身子蹲在自己身前哭泣著哀求自己一樣。 心中滿是複仇興奮感的他現在哪裏還顧得上莉莉艾的哭求,嘴上反而不斷的催促起來! “不!” 伴隨著少女痛苦的哭聲,被暗元素契約所控製的莉莉艾隻能屈辱又不甘的,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伸出自己纖細白嫩的手指,親手一點一點掰開床上那自己所深愛著,昏迷不醒的情人那曾於自己深情相吻的嘴唇。然後,將自己的身子蹲坐下去,把自己那還殘留著些許黑魯施法後剩餘的處女血跡,金色陰毛下那混合著其他男人精液與自己淫液的粉嫩肉穴,送到了自己情人的嘴裏。 “呃,魔鬼!你是魔鬼!” 被命令這樣屈辱的坐著男友臉上,莉莉艾滿是淚珠的臉上瘋狂哭喊的同時,被黑魯用契約控製住的身子卻是微微後仰,那剛剛掰開自己男友嘴唇的手指,這次卻是在莉莉艾絕望的哭嚎聲下。伸到了自己那粉嫩的肉穴裏麵,一點一點將肉穴深處那男人的精液與自己的淫液刮了出來,送到了躺著自己肉穴下麵,自己情人那張被自己掰開的嘴裏。 “哈哈哈!” 看著眼前莉莉艾那與溫莉絲有著幾分相似,滿是屈辱的絕美麵容,站在床前的黑魯的胯下也是再次興奮的昂揚了起來。 “不,走開!嗚嗚嗚” 屈辱的蹲在自己情人的臉上,扣挖著自己粉嫩肉穴的莉莉艾驚恐的發現,麵前那個奪去自己貞潔的恐怖的魔鬼,現在又挺著那根再次挺立起來,還沾著自己處女血的肉棒,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隻是身子被黑魯用暗元素組成的契約牢牢控製住的莉莉艾現在也隻能無力的哭喊幾句,然後就隻能眼睜睜一臉屈辱的看著自己張開性感的小嘴,一口將眼前這個惡毒的魔鬼胯下那根粗壯的肉棒含進嘴裏。 “別咬,吸,慢慢吸!” 經管莉莉艾從來沒有經驗,但黑魯卻是一點也不急,有契約來控製住莉莉艾的他在控製住莉莉艾盡量收回牙齒之後,看著麵前那張與溫莉絲有著幾分相似,滿是淚痕的絕美麵容,反而有些享受起莉莉艾這生澀的口技。 “嗚嗚嗚” 在黑魯契約的控製下,本就沒有一點經驗的莉莉艾卻被強迫的張開小嘴,費力的吞吐著麵前這個魔鬼胯下那根粗壯的肉棒,讓男人那粗壯的肉棒一下下的撞擊在自己的喉嚨深處。 “嗚嗚嗚” 隻是還在費力吞吐著嘴裏那粗大肉棒的她沒有發現,自己那因為要吞吐肉棒而不斷搖晃的身子,隨著一次次前後的搖晃,身下那喂在自己情人嘴裏的肉穴也是不斷的在陽的嘴裏前後摩擦起來。 所以不自覺的,莉莉艾那本是蹲在床頭的身子,也是變成了跪在床頭,將自己那粉嫩的肉穴塞進了自己情人的嘴裏,主動去尋找著自己情人嘴裏那兩排牙齒去蹭了起來。 “嗚嗚嗚” 隨著躺著床上,昏迷不醒的陽那兩排牙齒一次次的刮在莉莉艾那粉嫩的肉穴與敏感的陰蒂上,本就被黑魯用鐵環夾著尖耳身子無比敏感的她,在嘴裏被黑魯不斷進出肉棒堵住的嗚咽聲中,也是在自己情人的嘴裏,流下了一股股精靈一族所特有,混合著大自然森林清香的淫液。 “嗯!” 隨著一聲滿足的歎息,黑魯的雙手也是緊緊的將莉莉艾那滿是屈辱淚水的絕美臉頰按在了自己的胯下,將一股股的精液,順著莉莉艾的喉管,強行灌到了少女的胃裏。 “嗚嗚,咳咳,你,咳,混蛋!” 被黑魯死死按在胯下,在男人粗壯的肉棒深深的捅在自己口腔深處,無法呼吸的莉莉艾那一聲聲嗚咽聲下,大股大股的男人精液就這樣毫無阻攔的灌了進來。直到黑魯確認莉莉艾已經將自己的精液喝了下去,將自己的肉棒從莉莉艾嘴中退了出來時,嘴角滿是口水與精液的莉莉艾才得以大口的喘息起來。 […]

【騎士的征途?】1-4

第一章 大陸上有個小山村 晶冶村的一角, 在兩間肩並肩佇立小矮房子前那片不大的空地上麵,一個粗布打扮,體型有 些瘦削的黑發少年正握著一柄與瘦弱的體型極度不符,往往要體型壯碩的大力士 才會使用的騎士重劍,對著麵前的空氣努力的進行著一次次旁人看去可能無比枯 燥的劈砍練習。 「哥,你就歇會吧,父親大人當時都說了你從小身體不好,體內沒有鬥氣, 成不了劍士的!」 隨著話音,剛剛從屋子裏出來,一個長相與少年略有幾分相似,留著一頭利 落黑色短發的美麗女孩也是輕盈的一跳,不見多餘的動作,就已經躍到了少年的 身邊,搶過少年手中那快有她兩個高的騎士重劍,仿佛手上隻是一把平時切菜用 的廚刀一般,就這樣輕飄飄的往前一劈,安靜的屋前空地上,就突然響起了一連 串音爆之聲。 原來自從人類有記載以來,騎士大陸上便少不了人類為了生存與各種各樣的 魔物進行戰鬥的描述,但魔物畢竟不同於人類,生來強大的它們便是初生的幼崽, 也是十幾個成年壯漢所無法比擬的,所以大路上可以抵抗或是斬殺魔物,擁有鬥 氣的劍士或是魔力的魔法師,就成了普通民眾最崇拜的對象,以此為榮的少年少 女們也無不希望成為一名出色的劍士或是魔法師。 而麵前這對少年少女,就是晶治村中僅有的那一對劍士夫婦在與魔物對抗中 不幸身亡後,僅有的遺孀,男孩叫做陽,女孩名字叫做水蓮,但與村中偶然路過 的吟遊詩人傳唱的戲本不同,命運好像與兩人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從小以成為 一名出色劍士為目標的陽因為出生時身體就不太好,盡管劍士父母耗盡積蓄用心 調理,但也僅僅是勉比普通人強上一些,要說成為一名擁有鬥氣的劍士,簡直好 像天方夜譚一般,但另一邊那天生熱愛草藥學,想要成為一名治病救人的魔藥師 的妹妹,卻完美的繼承了父母的劍士天賦,雖然年齡還不大,但卻是已經勉強感 知到鬥氣的門檻,若不是天生不喜歡這與人搏鬥的劍術,隻怕現在已經是一名初 階劍士了! 隨著重劍大力的劈下,卻被劍柄處小手穩穩的停在自己麵前,沒有一絲晃動, 水蓮也是傲嬌的看了一眼旁邊這個一心撲在劍術上麵的哥哥。 「看吧!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我一起采采藥,當個出色的魔藥師吧!」 看著一旁輕輕鬆鬆揮舞著巨大的騎士長劍的妹妹,少年的消瘦的臉頰也是漲 得通紅,正打算張口爭辯什麼,卻看到旁邊另一間房子窗口處,那正托著腮,癡 癡看著自己的美麗少女。 晶冶村中最美麗的珍珠!善良美麗的莉莉艾! 與其他人不同,從小與陽和水蓮一起玩鬧長大,半人半精靈的莉莉艾並不是 晶冶村出生的人,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隻是因為陽的父母在一次外出的冒險 中,意外發現了著被遺棄在精靈森林外還是嬰兒的莉莉艾,於是,好心的夫妻二 人就把莉莉艾接回了晶冶村,寄養在了獨自居住,沒有後代的海拉奶奶家,前幾 年隨著海拉奶奶身子不好,臥病在床,小莉莉艾也是被村長推薦到了村子中的綠 樹酒吧去打工貼補家用,而知道這個時候,村子裏的人們才驚訝的發現,傳聞中 那個被帶回來的棄嬰,現在竟然已經如此美麗,一頭金色長發,尖尖的精靈耳朵, 白皙空靈的麵容,唯一可惜的恐怕就是因為半精靈雖然沒有精靈那般悠久的壽命, 但是對比人類來說,也是長了實在太久,所以盡管莉莉艾年齡與陽相仿,但不知 道的人看上去卻和水蓮差不多大小,仍是一副少女模樣,再加上精靈一族本就纖 細的身子,若是說莉莉艾是水蓮的妹妹,隻怕也沒人不同意。 「莉莉艾!」 看到美麗的莉莉艾在窗邊看著自己,臉色通紅的陽也顧不上在與妹妹拌嘴, 將水蓮遞過來的鐵劍隨手插在地上,就一臉傻笑的跑了過去。 「見色忘妹妹的家夥!」 看見自己哥哥好像丟了魂一般的丟下自己就往莉莉艾那裏跑了過去,水蓮也 是氣的恨恨地跺了跺自己踩在牛皮靴子裏的小腳。拎起門邊的籃子,進山為了自 己的夢想采藥去了。 「莉莉艾,你今天不去酒吧上班啊?」 「嗯,還不是因為你昨天在酒館打架,店長怕你今天再來搗亂,就先放了我 […]

【女友的第一次私房寫真】(3-5完)

女友的第一次私房寫真 3-5 (3) [很好,就這樣。 ]看著和自己達成交易的女孩,男人很滿意,繼續誘 導道: [接下來膝蓋著地,用手托住自己的胸部] 為表示「誠意」,男人又把震動調低了一檔。 震動減弱,我女友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空虛……剛才那個震動的幅度讓她 既舒服刺激,又不至於叫出聲音來,是她自認為比較合適的檔位,現在突然變弱 了,倒是 有點難過。 不過她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出來,要不然不等於承認自己是個淫蕩的女人,喜 歡插在自己下體的這個壞東西了嗎。 女友想完,決定假裝很樂意將交易繼續進行下去,表示出自己是真的希望體 內的東西停下來的樣子,跪在地上,手向自己的胸部伸去。 圍觀的群眾剛才聽到攝影師說的姿勢,覺得有些過分了,沒想到女孩真的照 做,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我女友的胸部本就不小,現在用兩隻手托住向中間聚攏,她身上那件白襯衫 的扣子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雖然還沒有崩開,不過在襯衫中間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縫隙,將裏麵雪白的大 兔子露出了大半。 [對,來,大腿再分開一點,眼睛稍微閉上一點,好極了!] 攝影師本想讓我女友再揉動一下她的乳房,不過那就有點太過於色情了,他 怕現場會有人報警。 雖然圍觀的大部分雄性都看的津津有味,肯定不會有意見,但這裏畢竟是公 共場所,還有很多女人和男人中的聖母會覺得有傷風化或者可憐這個女孩子什麼 的。 [哇…這個女孩膽子真大…] [她好漂亮啊…] [胸部真大…好像都能看到一點粉色的…] [唉…臭不要臉啊,現在這個社會啊,風氣真的是不行了!] [這腿我能玩一輩子!] [你看她屁股那邊是不是在顫啊…該不會裏麵…] …………… ……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我女友覺得羞得無地自容,一時忘了塞在下體被攝影 師控製的東西,站起身就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攝影師當然不會讓她就這麼跑了,直接將跳蛋調到了最高檔。 [啊!……別…!這樣…不行,會……嗯… …嗯啊…] 比剛才強烈了數倍的震動,讓女友猝不及防,剛起身到一半就直接又跪了下 來。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就要壞掉了,下身猶如有千萬隻小蟲在裏麵蠕動,那股瘙 癢讓她快要瘋掉。 [咱們再拍最後一…呃…]攝影師本來想讓我女友再做個狗狗在地 上爬的動作就收攤走人的,沒想到她自己就開始四肢著地… 不對,是隻有三肢… 我女友屁股高高翹起,腦袋伏在了地上,那短的誇張的裙子已經完全不能遮 擋住她得陰部。 已經被淫液完全浸濕的森林完全暴露在周圍眾人的麵前。 她空著的那隻手向自己的下體伸去,給自己止癢成了她現在唯一的念頭。 攝影師看著麵前瘋狂扣弄著自己下體的女孩,也是有點傻了,他沒想到自己 新買的這個跳蛋能將女人刺激到這個程度。 這樣下去要出事啊…他也隻是想玩玩女人,可不想因為聚眾淫亂被抓到 […]

女友的第一次私房寫真1-2

女友的第一次私房寫真 1-2 (1) 我宅在我的房間裏,玩著剛新買沒幾天的電腦。 2080ti雙卡交火,畫麵質量開到最高,隨便截個圖都像真實世界的遊 戲,我卻玩的索然無味。 那是因為今天發生了一件,讓我接受不了的事情。 我在和一個女性朋友閑聊的時候,她無意中說起我的女友約了個攝影師要去 拍寫真的事情。 想著青春漂亮的女友在別的男人麵前搔首弄姿,按要求擺出各種誘人的姿勢 ,我的心裏就一陣煩悶。 女友和我一樣都17歲,我們交往到現在是第二年。 去年開始她成績就越來越差了,心思全放在玩網了。 現在疫情還沒開學,她連基本的網課都不上.. 她父母也管不了。 唉 說實話,我是真的很愛她,所以這兩年來我一直都 在督促她學習,就希望我們能去同一所大學。 心思完全集中不到遊戲裏,沒一會you lose就出現在了屏幕上。 我也沒心思再玩下去,打開手機的聊天軟件打算跟女友問個清楚。 我:[我聽楠說你要拍寫真?真假的? 別拍啊這有啥好拍的,還費錢] 女友很快就回了過來: [幹嘛啊!你這也要管? 又不花你錢,而且這也不花錢的,說好了和攝影 師互免] 看著她這幅關你屁事的樣子,我怒從心中起,不打算繼續跟她說話。 也沒別的事幹,又打了一把遊戲,心不在焉的玩,毫無疑問還是輸了。 這時女友的消息又發了過來: [你幹什麼麼不回消息] 我:[開黑呢,你要來嗎?] 女友:[不來,那你玩吧,我這周末去拍嘿嘿嘿QVQ] 我:[你爸送你去嗎] 女友:[又不是拍cos我爸送我幹嘛?攝影開車來接我] 我:[接你?] 女友:[對啊,我是他模特他不得來接我?] 我[他?男的?] 女友:[不然呢?女的能拍好嗎] 你這話要是被女權聽到了怕不是要打死你啊喂…… 按捺下了吐槽的欲望,現在顯然不是時候。 繼續跟女友問道: [?你拍哪種寫真啊,校服學院風嗎,可能學院風女攝影更能把握那種青春 的感覺,我覺得。 而且男攝影我有點心裏不舒服,我周末陪你一起去] 我想著既然不能阻止,那就隻好加入了,不料女友瞬間就拒絕了我: [不行哎,攝影師說不能帶人,我拍私房去酒店,你也隻能在大堂等我和攝 影拍完,你去了也無聊QwQ] 一聽到是私房寫真我馬上就忍受不了了,生氣地回複: [私房寫真?你馬的搞笑呢?我以為你拍那種穿衣服的照片,你瘋了吧?你 才17歲你去拍私房?你不怕被占便宜啊] 說完我又覺得語氣好像不夠重,又補了一句: [你別氣我,我真的要生氣了!] 女友:[你又上不去,而且帶你去感覺怪怪的,你生氣什麼啊,你嚇到我了 QAQ!] […]

【成都的私处】(第七章 终结篇 )

第七章 最后的情人节(终结篇) 忘记我了吗?还是抛弃? 我清楚你目前最需要的是你经常提到的事业,而我需要的是你,没想到见你 一面都这么不易。 我害怕忘记,不是别的。我害怕这样下去我会忘记你的样子。 柳明依竟然会说一口流利的韩语! 一瞬间,我觉得这个世界充满神奇! 谁说世界大同? 柳明依说完耸耸肩膀,好了诸位,我们也回去调整调整吧?没有他们公司, 我们怎么作生意哦? 代理商们轻笑着瞬间自动起立准备出门。 走的时候柳明依还盯了我一眼然后对着老朴说,我的意思是,朴部长你是瓜 娃子! 我靠。 柳明依把普通话转为成都话依然轻柔甜糯,如果老朴听的懂也会被这句戕人 的经典语言塞的背过气。 当天下午秦胖子约我过去坐坐。打听我是不是真不打算在公司干了。 我说差不多。本来就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出来整自己的事情了,老打工不是办 法。再说今天柳明依已经把我们公司的脸皮臊的比草纸纸还薄三分,简直是…… 老秦说,你不晓得,今天我们车子停一起的,我听见柳明依好象用日语打电 话……现在的女孩子,太不简单了。 我顿时感觉到阴雾笼罩住心头。难道柳明依真的是…… 晚上回去,我头发烫。赶紧吃了点药倒在沙发上胡思乱想。 想着柳明依,忽然又想起了花儿。花儿通晓三门外语——英德法,那柳明依 说日语韩语也不奇怪。 我打着精神起来看看邮件和QQ. 花儿竟然有信给我,一时间我觉得兴奋起来。 我眼前花儿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好象又看见她骂我臭男人时冷冽的目光。她最近 没有和我吵过架——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印象中她总是默默的叹气,或者 冷冷的看着我。 小纪子: 见到我的信惊讶吗?现在还烦我吗? 算算我们从开始到现在的日子有一年零九个月了吧?我很抱歉没有给你很好 的照顾,你却给了我那么多的理解和快乐。我的生命中你就是那片最绚丽的阳光。 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痛苦。我每天盼着见到你,却又怕影响你的工作。 我对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小纪子会来的——我不晓得这算不算爱情。 可是你经常说忙。 每次见到你都害怕你说走就走我又不得不再次等待。我有时候不能入睡,我 情愿一直看着你的脸庞,看着你疲倦的睡容。我最怕的是每天阳光射进房间的刹 那,那一刻起你就随时可能离开。 你真的就那么忙吗? 现在一个月见次面的机会也没有了。你的一个短信都是我的等待和欣喜,我 才23岁,你让我这样等,我还要等多少时光才是终结? 你把我忘记了吗?还是抛弃? 我最害怕的就是忘记,不是别的;我害怕这样下去会忘记你的样子。 几个月前,我怀孕了;给你电话,你说在接人,我自己去的医院…… 上手术台的时候我当时好害怕,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知道我真的舍不 得你。 我最近的身体一直不好,妈妈说让我回上海了。我偶然的机会看见你和一个 女孩子在一起。你们好亲密……那天我正在西餐厅看了看你经常坐的那个座位下 来。 小纪子,是这样子的吗?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好吗? 可是我明白这都是真的。 我走了。我明白你需要什么东西。你揣着一个孤独的灵魂——你那么好胜要 […]

【成都的私处】(第六章 1-9节)

第六章 弦断 文起曾经玩笑说,如果这辈子让我作回第一个男人,我要包满眼泪花告诉她 我要对她好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其实女人第二个男人和心目中第二位的男人之间总有微妙的辨证关系。 他现在坐在我面前旧话重提的时候,已经包满了眼泪花。 成都的私处 作者:纪政 第一节 老朴重庆回来就飞北京,管理部已经通知明天一早老朴回来开会。 上班我就忙不迭CALL土狼,问他叮叮糖的事情。我无法忍受直接面对戴艳土 狼喋喋不休的眼泪和哭泣。土狼没精打彩的说,TMD 屁消息没有,要不早给你电 话了。说完就挂了。 我看着公司的邮件和报表以及对照这几个月SARO数据,年底的冲刺迫在眉睫, CDMA的出货和终端销量却是提前进入微软,GSM 的市场份额提升了几位,SELLIN、 SELLOUT 绝对量已经超过了CDMA. 也就是说,阿SUN 的业绩出来了,虽然不是很 好,却超过了我。 我装做漫不经心的看看阿SUN ,他面前一杯咖啡冒着腾腾的香雾。 我心底顿时毛焦火辣的大不自在。 CDMA终端产品是中联通的专卖,04年大火了几个月,我当时好希望这个纯粹 民族的企业通过这个机会战胜或者哪怕和移动这些运营商平起平坐。目前来看姚 这大个代言的品牌始终敌不过那个讲话讲不伸展的大舌头周。空自嗟呀。 前两天还收到短信,不晓得哪个编的:两男女行周公礼,男持兵入女后不动, 曰:已联通。女大不悦,男猛攻千抽,女高喊:联通算啥子,移动万岁。 我准备下午过去看看容总在不在,我还得请他过目我的一些方案。 苏苏来电话说我的生日还有几天了。今年是不是喊周城一起过。要不提前给 他个电话? 我说,老规矩一起过吧。 周城以前服过兵役。平常只是抽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唱K ,潇潇洒洒的小 伙子夏天穿个浅绿衬衣,纽子扣到顶上,冬天加件西装就过了。 神奇。 他高高兴兴的出来聚会却经常在KTV 端座无为,我经常揣摩他是懒得唱歌还 是懒得解开那颗纽子。这两年在外面跟着老首长作生意,联系很少,如果不是生 日相近,我这么好的记性也会年复一年的把他遗忘。 军人给我的印象一直很不错。那些永不解开的风纪扣,甚至钢铁般不苟言笑 的面容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周城曾经自豪的摆过,当兵你要后悔三年,不当兵 哪可能要后悔一辈子哦。 我就一直向往要当回兵。一直也没有放弃这个想法。 需要我的时候,我就矗立在边陲前哨或者坚持在火线阵地用手中的钢枪捍卫 祖国祥和的日落日出;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平静的闲庭信步,等待着院中花开 花落。 我说你当兵的时候不是耍了半年菜刀才转去掌方向盘拉物资,没少揩国家的 油水哦。 以前军车在成都随便停靠甚至闯灯借道是没有人管的,现在不同了。据说因 为少数渣滓利用军车搞走私倒卖,使军人形象有所折扣。 周城笑笑说,油水也有——菜刀,现在家里可能唯一不缺的就是菜刀了。 周城比我小一个月,181 […]

【成都的私处】(第五章 1-9节)

第五章 粉红狼之吻和黄金权杖 我不在家里,就在卫生间;不在卫生间,也是在走往卫生间的路上。 ——土狼《拉炕》 土狼的处女诗作让我研究很久,觉得他属于现实主义诗人。 严重缺乏浪漫色彩,更不用说朦胧了。 我说,你情书完全可以自己写。 你的水平完全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 他说,哪里哪里。他手摆的象风中的荷叶。 我说,你绝对独一无二。我是说你的脸皮。 成都的私处 作者:纪政 第一节 秋天喊着倒计时,冬天已经悄悄爬到各大商场的衣架上,餐馆的招牌上甚至 早晨隔壁大妈的唠叨里。 因为我听见她骂他花天酒地的儿子的时候说,天天熬夜到凌晨3 点钟才回来, 这么冷的天你晓得现在是几月份了不?马上12月了! 苏苏有天打电话给我,说我的生日到了。如果我的要求合理,可以考虑送给 我一件我渴望的礼物。毕竟我教她开车费了时间。 费了时间?仅仅是时间唆? 我现在新添一毛病,苏苏挂了电话之后我就盯着手机用哑语骂骂咧咧的,一 图阿Q 的惬意。 提起车我就后悔以前不如拿给文起当TAXI开。 苏苏的驾驶技术以血腥践踏我的BORA为基础,以疯狂的在机场路飚车为准绳, 提高到了只需坐等拿执照的水平。 她生活渐渐的奢侈起来,每月的零花钱就是一万多。打算买个Z3什么的。后 来阳叔叔说了她几句,买宝马的计划宣告流产,但是零花钱加倍。 不过这些钱有那么小小一部分用在我的身上,比如我身上的维克多洋装还有 两双西班牙的皮鞋。 她说,你看你娃那邋遢婆样子,不修边幅外企也要你。 我经常被骂的象被扒光了衣服只剩下苦笑。 生意渐渐的顺心起来,火桥这边已经赢利。浅井笑的象TM拣了大便宜,面部 严重变形。我一直想办法看能不能查到他日本的出货价多少。 土狼的产品经理终于没有白干。由于柳明依的信任和鼓励,操盘工作形势一 片大好。加上他工厂这边的收入,天天喝酒打球,就差买个鸟什么的架膀子上当 街遛起,小日子过的不摆了。 我这边一直准备写篇论文。其实就是业余研究亚洲经济的一点心得,全当是 以写促学。我喊土狼帮我看看提供点意见,我说下步你也多看看书,向我学习学 习什么叫进取。土狼说,整那玩意不一定就有出息哈,读书我不比你少,从小学 到大学,学的东西不是一样的吗?你看,现在德行都一样。 韩国前身姓李。朝鲜李氏王朝的最后一个院君毕生被囚禁在日本,直到朝鲜 作为日本殖民地的历史结束,他也不会说一句朝鲜语言。韩国近代的发展如同日 本和祖国的台湾,不过是美国战车上面的一颗螺丝钉罢了。我叫他院君是因为他 没有真正在那个弹丸之地龙骧虎步,最多也是个哀怨的君主——怨君。韩国人民 族情绪高涨,确是令人打骨头里敬重。国货国货国货,是他们整个民族的呼声。 他们在中日的冷漠对视中以政治、贸易坐收渔翁之利,闲情雅致,毫无哀怨。 每当我给土狼探讨这些经济发展史的时候,土狼只有一个意见。他说现在讲 究学习中国革命史哈。晓得你是高才生!你写的倒是实话,可动不动扯政治,简 直泛政治主义! 我说,你娃学通“联系”的定义没有? 土狼最近频频出入南门上蓝酒坊甚至凯可斯基的巴伐利亚酒吧,行踪诡秘。 终于有天约了个女孩子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土狼羞涩扭捏,把那姑娘敬若天人。 我想起一句土的掉渣的至理名言,男大不中留,不,是饱暖思淫欲。 […]